回到首頁回到主頁天馬歷史- 思想與定名介紹天馬畫派傳人 孫晉卿我認識葉師與學畫歷程孫晉卿 作品欣賞孫晉卿 線上畫馬影片

我認識葉師與學畫歷程


與人認識是緣分,所謂「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我與葉大師認識是再一九八六年元月葉大師女秘書黃秀屏、黃玉珊小姐在中央日報登載一則廣告,天馬大師葉醉白將軍將開班授課。經由同鄉王敬起先生引見,當時葉大師正在作畫,他所飼養的一隻鴻運當頭小鳥在畫室飛來飛去,忽然停在大師頭上,好像是欣賞大師作畫,模樣很可愛,之後知道葉大師非常喜愛牠,常常把牠和天馬畫在一起,認為牠為吉祥之物。與葉大師交談一個多小時,見他紅光滿面、精神煥發,最後他嚴肅地對我說「想學畫馬要有恆心,更要有內在的修養,希望你認真學習」,我深記在心。想學畫馬是很早的心願,可惜環境不允許,直到有機會跟國際馳名的葉醉白大師學畫才實現我的心願,我下定決心,要認真學習。

天馬畫班設在葉大師住處「天馬之家畫廊」,開課的第一天葉大師就指定我當班長,之後孫班長名號不脛而走。當時班上有廿多位學生,大多為軍公教人員,其中卻有一位法國女學生,中文名字叫幽蘭,當時她在台灣蒐集資料撰寫中國藝術方面的博士論文,她不僅中文流利,更對人和氣,深得大家喜愛。後來葉大師正式收她為徒,正好當時由記者李艷秋報導,為一佳話。葉老師在上課期間講到有關他在大陸作戰經過,說到他如何出奇制勝時,神情慷慨激昂、欲罷不能。

葉老師是一位傑出的軍事將領,勇謀兼具。葉老師常提到兩件令他感動的是:第一件是一九五五年他撰寫「推行致良知運動獻議」,在四十四年度國軍軍事會議專題報告,當時獲得先總統蔣公賞識,並指示國防部編入教材〈這本小冊子我已收藏紀念〉。第二件是:當時葉老師已升為副軍長,但他覺得軍人應表現在戰場,現已無用武之地,於是他懇請提前退伍。他於先總統蔣公召見時表示希望在文化交流和宣揚中國道統方面有所貢獻。蔣公特勉: 「好自為之,有困難時寫信來」。讓葉老師感動不已。之後葉大師在國際文化交流方面所做的貢獻,確實未失蔣公期望。

葉老師一生中第一次教畫,也是他最後一次。他教畫的方式是注重啟發,學生必須要有高度的領悟力和智慧,他不僅是在教畫馬,還包括倫理、哲學及修養,做人做事的道理。葉老師上課時的作稿影印後,讓學生帶回臨摹,不改學生的作業,只要求多看多畫。在其一年中不少學生知難而退,後因葉老師出國而停課。

自與葉老師認識,到他九十高齡病逝,經歷十年之久,師生情誼深厚,在同學之中我是老師最寄予厚望的。葉老師身體一向很健康,精神旺盛,他常說: 「不知老至」。就是因小病不以為然,而造成大病不治。葉老師在台大住院時我去看他,當時他精神還不錯,他握著我的手說: 「你有書法基礎,定力也夠,個性溫和,多加努力一定有成」。這最後的遺言成為我今後努力不懈的動力。

葉老師個性耿直,不善交際應酬,到了晚年和他接近的朋友,就我所知是宋長志上將,他是葉老師革命實踐研究院同學,在葉老師逝世後兩年也病逝。另一位則是劉法成教授及其夫人,平常來往密切無話不談,每逢佳節必是劉先生家中貴賓。劉先生曾撰寫「葉醉白傳」,可惜在葉老師病逝後出版,老師未能看到實一大遺憾!還有一位是中央日報記者馬西屏先生,他們常在一起下圍棋。葉老師過世時他擔任治喪委員會總幹事,而且訃文上追悼文出自他手,至為感人。前面曾提到引見葉老師的王敬起先生,他是葉老師在擔任代軍長時的侍從參謀,多年來一直在葉老師身邊照顧,處理日常事務,以被葉老師視為家人,深得信任。

有一件事是讓葉老師最感痛心的,就是在一九八九年七月他心愛的天馬畫被竊,其中「雄圖萬里」和「廣極之變」兩幅是在一九六四年畫的,于右任大師極為欣賞,並在「雄圖萬里」圖上題字。而「神采飛揚」是一九六五年由張群大師題字,「昂揚獨立」是一九六九年和趙少昂合作,由趙畫草、葉大師畫馬。另外「神馬」和「天龍」兩幅作品是於一九八四和一九八五年在美國完成的。這些畫都是神來之筆,可遇而不可求的,而且這些畫葉大師視為珍藏品,並不打算出賣的這些失去的畫,不知何時才有「完璧歸趙」的一天?

回到首頁天馬歷史- 思想與定名介紹天馬畫派傳人 孫晉卿天馬思想系序表 孫晉卿 作品欣賞孫晉卿 線上畫馬影片聯絡我們
最佳瀏覽狀態為 IE4.0 以上•Firefox/1.0 以上•800*600 以上解析度最佳•
c 2006-2014 天馬畫派傳人孫晉卿 中華水墨文化國際網授權 陳美妙女士 (國際崇她社台北三社, 東泰國際獅子會A1區創會會長) 版權所有